• 返回: 宋疆

    第八百六十二章 陈年往事

    ??????陈年往事

    ????其实在马鹿关的夏人,从第二次开始袭扰种花家军时,叶青基本上就已经断定,他跟种花家军恐怕不光是要熬过这一个晚上,甚至是还要熬过明日的一整个白天,才有可能等来虞允文的援军。

    ????整整相差了基本上十二个时辰的时间,这其中有形势所迫的无奈,也有虞允文那边反应预判慢了的原因。

    ????但这并不是谁的错,毕竟形势千变万化的战场本就是如此,靠的本就是临场发挥与默契,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在战前按部就班的布置好后,而后一切就都会按照计划有条不紊进行的。

    ????这个时代部队的机动性基本上以骑兵为最,所以相差一整天的时间,也完全可以算的上是在准确预判的范围内了,不会像上一世那般,可以把预判精准到分秒时的,毕竟如今完全不具备那样的条件。

    ????篝火照耀在叶青的脸颊上,有些发烫的感觉,让寒夜里的他却是觉得格外的舒服,双手也不再如刚才那般僵硬,脚下画出来的横竖杠,让他继续在寻思着明日该如何孤军应对。

    ????仰头望向镶满宝石般的夜空,有些惆怅的感慨一声,若是能够重来一次的话,其实形势跟现在也不会有多大的差别。

    ????从破了固关开始,他就不得不开始快速向前推进,必须要连破大震关、安戎关才行,要不然的话,很有可能就会在无法等来虞允文的援军,以及还无法到达马鹿关前,就先会被身后的驰援而来的夏人所追上,而后会死死的从后面咬住他们,让他们彻底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。

    ????所以不管如何计划,这都是一个死局,都是一个无法破解,只有浴血奋战,才有可能杀出一条血路的绝境之战。

    ????墨小宝与钟蚕继续闭目养神,叶青继续静静地望着篝火,感受着篝火炙烤着微微发烫的脸颊,篝火火苗的跳跃,仿佛已经能够让他看到白天来临后,种花家军全部战死的最坏结果。

    ????东方的天际渐渐高悬起那颗明亮的太白金星,代表着寒冬的长夜也随之接近尾声,有人认为启明星隐喻着死亡的来临,也有人认为,太白星象征着复活的开始。

    ????同样,也有人总是在黎明到来前紧紧关闭着门窗,以此来挡住太白闪耀的光亮,据说它的光芒会给人们带来疾病。

    ????连同黎明一起到来的,还有在马鹿关的东方,数十里地外的陇城上空,不知从何时起,却是升起了数道火光,照亮着半边天际,而在依然还残留着夜色的天空中,烽火台此时也是冒着浓浓的黑烟,只是一时之间无法让人察觉。

    ????虞允文、李横、武判、老刘头、赵乞儿、泼李三共计六人,同时向着不大的陇城在黎明前发起了攻城战,如同关山最西端那平凉镇一般大小的陇城,此时在夜色下如同狂风骇浪中的一叶孤舟一般,被宋人大军攻击的浪潮,一波又一波的撞击、摧毁着。

    ????陇城、平凉镇的职责雷同,都是供商贾在翻阅关山道时的最后一个补给站,而后便就是开始艰辛的跋涉通过六道关卡,或者是秦家源道的五道关卡,才能够进入夏国境内,或者是进入京兆府路境内。

    ????虞允文、李横、武判主攻,老刘头、赵乞儿、泼李三策应,而后在彻底攻破陇城后,第一时间率精兵强将,直指马鹿关。

    ????与此同时的马鹿关,同样忐忑不安的度过了一夜,如今整个关营内已经是灯火通明,因为宋人横亘在关陇道上的原因,让他们无法得知宋人身后的援军何时能够到达前,他们也不得不开始点将,打算在黎明后,率先向宋人发起一波真正的马鹿关攻击。

    ????人数太多,显然不利于在关道上作战,而且两侧又是山岭,加上叶青占据了那残破荒废已久的白起堡,算是遏制住了他们大规模的骑兵冲锋,所以马鹿关想要一次把两万多人的兵力,全部投入黎明一战之中,完全是不可能的。

    ????八千人的骑兵在苏道跟嵬名令公的注视下,已经是全副盔甲、杀气凛冽的等待着关门大开,而后开始向宋人发起真正的进攻。

    ????关门城楼上的苏道,望着远处已经不再有火光的方向,恨不得目光能够再望长远一些,或者是在那朦胧的晨雾中,突然看到夏人的旌旗出现在视野内。

    ????但即便是他极尽目力,能够看到的,也只是清晨的雾蒙蒙的一片山河大地,就是连宋人昨夜里驻扎的地方,此时也是模糊在了晨雾之中,无法准确的辨别出方向来。

    ????关门在吱呀声中缓缓打开,闪烁着冷冽杀气的盔甲下面,则是一个个面色坚毅的夏人兵士,手里的弓箭、腰刀、长矛,预示着他们这一次绝不会像昨夜那般,只是试探性的跟宋人交手。

    ????呜咽的号角声在浓浓的晨雾中响起,惊醒的不只是马鹿关的所有夏人将士,同样也让荒野晨雾下的宋军,一个个忽然之间抬起头,侧耳倾听着寒冷的空气中,隐约传来的号角声。

    ????“老子都等的不耐烦了……。”

    ????“比死更可怕的就是等死的时候,不过送死的时候也算,夏人来送死了,兄弟们都精神着点儿……。”

    ????“老子手里的长矛已经急不可耐了!”

    ????叶青从那篝火堆的灰烬里扒拉来扒拉去,最后找到了昨夜里埋在篝火下方的两个黑不溜秋的野兔腿,扔给了墨小宝跟钟蚕一人一个,道:“多吃点儿,免得少了力气。”

    ????“大人,您这里怎么办?”墨小宝也不客气的接过,胡乱的在身上擦了擦那灰烬,而后就趁着那热乎气儿,一口咬掉大半。

    ????叶青抬头看了看晨雾下那有些无精打采的种花家军的旌旗:“旌旗不倒,种花家军不死!有两个人跟我守旗就够了。”

    ????“大人要小心,我们若是顶不住了,大人就独自往山里跑吧,这里山势不高也不险,但好在还挺绵延起伏的,只要大人瞅准机会……。”墨小宝一边吃一边说道。

    ????但说道后面时,话便被一旁的钟蚕打断了:“墨小宝你现如今怎么这么婆妈?替我看好背后,别让偷袭就成了。至于夏人……能否踏过我的尸体还是一回事儿呢。”

    ????说话的同时,已经隐隐能够听到远处传来的铁蹄声,就连他们屁股下的土地,仿佛也是跟着震动了起来。

    ????清晨的浓雾还未来得及散开,原本还稍微有些宁静的气氛,就随之变的凝重、肃杀了起来,仿佛是一大清早就紧紧的揪住了人们的心脏一样,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的难受窒息感。

    ????战马不安的连连用前蹄刨着脚下寒冷的土地,或者是前蹄腾空对着清晨的浓雾嘶鸣着,而整个种花家军的将士,则是随着那铁蹄声越来越近,也是一个一个的陷入到了沉默之中,要么是默默的整备着自己的盔甲、擦拭着手里的腰刀、长矛,检查着手里的弓弩,安抚着战马,加固着马鞍。

    ????“兄弟们,启程了……。”钟蚕翻身跃上马背,一口饮尽酒坛里的酒,而后酒坛被摔碎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,自己则是对着晨雾嘶吼道。

    ????“杀!杀!杀!”整个白起堡随即传来漫山遍野的喊杀声,而后便是轰隆隆的蹄声,如同水银泻地一般席卷着向那简单的防御工事前冲去。

    ????“大人保重!”墨小宝抹了抹嘴,而后对着叶青行礼道:“若是末将不幸……大人,下辈子小宝还愿意继续跟着大人!”

    ????“活着回来见我!”叶青在墨小宝那冰冷的盔甲上轻轻印下一个脚印,而后看着墨小宝率领着默默无声的五百种花家军,一个个从自己的眼前经过。

    ????清晨的集结如同是一次诀别,叶青很想记住每一张肃穆的脸颊,但到最后,他的脑海里只有墨小宝的红着的眼睛,以及钟蚕离去时,那誓死的坚毅眼神,以及那一道道挺直的盔甲背影。

    ????随着众人的离去,叶青的身旁就只剩下了两个老背嵬军兵士,以及那种花家军的旌旗,此时正迎着寒风在头顶发出猎猎响声。

    ????所有的种花家军兵士,都被叶青放在了各个关键点,所以如今的他,即便是从昨夜一开始到如今,从没有上阵厮杀过一次,但所有的种花家军将士,却是心里十分清楚,他们的叶大人如今已经做到了所能够做到的极致了。

    ????堂堂一个朝廷枢密院枢密使、淮南东路的安抚使、皇城司的统领、北地五路节度使,如今在战时,身旁只有两个人守护与他一同,为种花家军守护着那种花家军的旌旗。

    ????叶青根本没有心思去听那喊杀声,但即便是如此,那传入耳膜的喊杀声也是第一时间就刺进了他的心口,昨夜里抢出来的拦阻陷阱,对于今日的夏人大军来说,完全是如履平地,根本没有造成理想的结果。

    ????弓弩比弓箭的射程要远上不少,这是种花家军在今日一战中唯一的优势,两方人马的对冲,箭雨从空中透过晨雾向夏人落下,随着最前方的夏人冲锋骑兵,开始出现被箭雨设计后人仰马翻的情形时,此刻两方已经都能够透过晨雾,依稀看清楚彼此的脸庞。

    ????钟蚕果断的挥舞手中的旗帜,早已经准备好冲锋的骑兵,如同离弦之箭一般,踏着清晨的浓雾,抢先向夏人冲了过去,箭雨依旧在身后如雨一般落在冲击的夏人头顶,而此时夏人的弓箭,也终于是展开了他们射程范围内的第一波有效射击。

    ????宁静的清晨、惨烈的厮杀,使得这一带的常住“居民”飞禽走兽,老早就已经成群结队的向着山峦的深处躲去,此刻视线无法透过晨雾,只能是一个缩头缩脑的竖起耳朵,倾听着人类自相残杀的喊杀声。

    ????夏人的箭雨再一次落空,随着钟蚕第一时间让第一波种花家兵士开始冲锋,所以在夏人的弓箭能够射中时,种花家军的兵士向前冲出了足足几十丈的距离,预留出来的大片空地,并没有被身后的弩箭骑兵补上,所以那些箭矢一个个又无力的掉落到了地面。

    ????与此同时,在时间差的关系下,弩箭骑兵这才在又进行了一次射击后,开始填补刚才的空档,而最前方冲锋的骑兵,此时已经与夏人交上了手,冰冷的长矛顺利的刺中目标,卡在盔甲里动弹不得的时候,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,顺手便是放弃长矛,随即抽出腰刀,砍向眼前的夏人。

    ????不过是两千多人的大军,此时也不过是再次分成了三波来冲锋,而夏人那边多达八千人规模的大军,此时也不过是刚刚从关门内冲出去五里地,不过是刚刚过了那可以通往长宁驿方向的道路。

    ????乞石烈诸神奴的斥候盔甲上,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,上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水雾:“将军,夏人跟宋人交上手了……。”

    ????“夏人还真是迫不及待啊,看来是真不想叶青再多活一天了。”乞石烈诸神奴看着自己与马鹿关之间不远的距离,轻松的叹口气,转身对那金人将领道:“出发吧,不过不必着急赶路,午时赶到收拾残局就足够了。”

    ????一万人的金兵,终于开始从长宁驿通往马鹿关的山道上开始继续前行,不过他们的速度甚至比一些商贾还要慢,毕竟于他们来说,等夏人跟叶青打得差不多了,他们再过去收拾残局,更符合自己的利益。

    ????大军不过是刚刚启程走了两三里地,斥候便再次飞快的跑了回来,神色显得有些凝重的道:“禀告将军,发现了宋人的斥候……。”

    ????“宋人的斥候?”金人将领一愣,而后急忙转头看向神色悠闲的乞石烈诸神奴。

    ????“我早就说过了,叶青一早就洞悉了我们的计划,他早就知道,我们会跟夏人联手的,所以他才会将计就计,一路上如此嚣张跋扈的屠戮夏人,就是为了吸引夏人的注意力。不过看来,他连我们也都算计在内了。”乞石烈诸神奴笑着摇头叹道。

    ????“可有抓住他们的斥候……?”金人将领再次问着自己的斥候,因为对于乞石烈诸神奴的话语,他完全是一知半解,他的思维根本跟不上乞石烈诸神奴的思维。

    ????“回将军,没有抓住。他们的斥候老远看见我们后就跑了,根本没有做任何停留。”金人斥候如实回答道。

    ????“将军……要不要加派斥候,以防宋人在我们沿路设伏……。”金人将领看着默不作声沉思中的乞石烈诸神奴问道。

    ????“我现在开始有些担心,夏人能不能成功的杀了叶青了,若是叶青不死,就算是宋人的种花家军全都战死了,这一战夏人都谈不上是赢了。马鹿关可有动静?”乞石烈诸神奴眉头皱的越来越深。

    ????“回将军,关营内没有动静,但看起来不像是全部出动了,更应该是只出动了一部分兵力在攻宋。”斥候急忙说道。

    ????乞石烈诸神奴则是仰头倾听着,此时他们距离马鹿关的距离还算不上很近,所以还无法听到被山峦阻隔的厮杀声,哪怕是隐隐的传向他们这里。

    ????在金人将领的注视下,乞石烈诸神奴突然是回头望了望他们的来路,而后在马背上竟然喃喃自语道:“此时或许我们应该赶紧撤离才对,叶青真的会死战夏人吗?不要命的以自己来吸引夏人,从而给虞允文争取一个兵力空虚的马鹿关吗?”

    ????“将军……叶青乃是我大金之患,留不得啊。若是此人一旦还活着,对我大金、对圣上始终是一个威胁,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,我们应该趁此机会杀了他以解后患才是。若是……。”金人将领看着乞石烈诸神奴渐渐变的阴沉的脸旁,吞吐着说道。

    ????“若是什么?若是本将军怕了,你愿意带人去助夏人一臂之力是吗?”乞石烈诸神奴冷冷的问道。

    ????“将军,末将死不足惜,只要能够为我大金、为圣上除掉叶青这个大患,末将就算是死也愿意!”金人将领很不理解,这个时候,明显是除掉叶青最好的机会,为何圣上这个心腹大将却是表现的极为犹豫呢?

    ????难道说是辽国一行,让他打心里害怕叶青了,还是有其他的原因!

    ????“我是担心我们会中了叶青的圈套,叶青怎么会舍得以自己的性命来换取虞允文夺取关山呢?关山对于宋人固然重要,但他们更应该清楚,叶青于他虞允文、北地四路更为重要才是。若是叶青死了,不管是京兆府路,还是北地四路,失去了叶青这个主心骨后,他们还能成什么气候?所以不管如何看,叶青都应该比关山重要才对,他们怎么会本末倒置,以叶青的性命来换取一个小小的关山呢?叶青会有这么愚蠢吗?虞允文会有这么蠢吗?”乞石烈诸神奴自昨日起,一直萦绕在心头的疑惑,到现在依然是没有答案,反而是随着叶青的处境越来越危险,也是越来越迷惑不解。

    ????“将军,难道您忘了令尊、令兄是如何战死的了吗?”金人将领看着犹豫不决的乞石烈诸神奴,着急之下口不择言,戳中了乞石烈诸神奴的痛处。

    ????“放肆!”乞石烈诸神奴语气越发冰冷,目光如同刀子一样刺向了金人将领!

    ????但也因为金人将领的一番话,让乞石烈诸神奴更加想知道,当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!

    ????乞石烈诸神奴的父亲:乞石烈志宁,在完颜璟的嘴里,是死在了当年出使金国的叶青手里。

    ????而其兄长:乞石烈执中,则是在叶青北伐一战中,死在了叶青的手里。

    ????这一切原本都是他乞石烈诸神奴,对叶青恨之入骨的所有原因。

    ????但自从与叶青一同出使辽国后,他便开始怀疑自己父亲乞石烈志宁的死因,到底是怎么死的,到底是不是跟叶青有关!


    本站域名变为??www.bxwx666.org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