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猎户出山

    第1012章 没有非分之想

    ????付洪的自首并不是受人逼迫,出卖纳兰家,他非常清楚自己的下场,再加上杀人的证据掌握在那伙人手里,犹如头顶悬挂着一把利剑,每时每刻都有可能掉落下来。

    ????杀了姚勇之后的两天,每天提心吊胆,过马路怕突然有车撞过来,经过高楼,生怕楼上掉块转头下来,就连在家里洗澡,也生怕浴缸里通了电,每天晚上做噩梦,看到任何黑影都吓得半死,就连呆在派出所也总觉得所有人看他的目光不对。

    ????他知道,继续这样下去,即便没被人弄人,也会被逼疯,所以他选择了自首。

    ????面对纪委的审查,除了杀姚勇一事只字不提之外,其余的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。组织上很快下达了双开的处分,正式移交到司法机关。

    ????呆在看守所里,终于松了口气,坐牢不是他想要的结果,但总比莫名其妙死在外面要好,相比于外面,牢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。他甚至希望法官能多判他几年,最好是十多二十年,时间一长事情就淡了,女儿才八岁,出来之后说不定还能看着女儿结婚,说不定还能抱抱外孙。人生有很多不幸,但总要有点念想和希望,他一向是个乐观的人。

    ????付洪没有多少悔恨,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他一个社区派出所所长,副科级,一个虾米般的小干部,不捞点偏门,单靠那点工资,怎么能养活老婆,怎么送女儿学钢琴、学舞蹈、学画画,怎么进最好的学校。自从走上这条不归路,他早就未雨绸缪准备迎接这一天,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而已,还好早就将一部分资产转移到了国外,够女儿接受最好的教育和享受不错的生活了。

    ????躺在床上,付洪一阵胡思乱想,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明智的。

    ????“付洪”!一声喊声在门口响起,一个警察站在铁门铁门外,淡淡道:“你的律师来了”。

    ????付洪在床上呆呆的坐了几秒钟,有些纳闷,他并不想减刑,自然也没有请辩护律师,怎么会有律师要见自己。难道是公诉机关给他安排的。

    ????辩护律师是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,西装革履,带着金丝眼镜,看上去斯斯文文,但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多年当警察的直觉,付洪第一眼就不喜欢这个律师,不过不重要,他反正也没有期望这个律师能为他做什么。

    ????律师朝付洪笑了笑,做了个请坐的手势,“付先生当过警察,应该知道规矩,在看守所期间,嫌疑人不能见家属”。

    ????付洪皱了皱眉,“你是我老婆找的律师”?

    ????“我姓王,你可以叫我王律师”。王律师一边打开公文包一边说道,“你老婆很漂亮,女儿很可爱,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,长大了一定是个美女”。

    ????付洪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心里开始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    ????“王律师,律师稀时为金,我们还是聊正事吧”。

    ????王律师笑了笑,笑容略微有些怪异,问道:“你难道一点不想你老婆和女儿吗”?

    ????付洪内心猛烈颤抖了一下,“你到底是谁请来的”?

    ????王律师呵呵一笑,“当然是你老婆啊,你老婆挺爱你的,千丁玲万嘱咐让我转告你,她会一直等着你。还有你的女儿,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”。

    ????“你”!付洪下意识握紧拳头,狠狠的咬着牙齿。“祸不及妻儿”!

    ????王律师笑了笑,“你说的是江湖规矩,大人物们的规矩你应该懂”,说着邪魅的笑了笑,“就是没有规矩”。

    ????“你到底想怎么样”?付洪内心几近崩溃,本以为躲进牢里就算安全,没想到对方还是找上门来。

    ????王律师淡淡道:“听说过头雁效应吗?就是领头的大雁怎么飞,后面的雁群就跟着飞,你开了个很不好的头,起了个很坏的示范作用。这种风气不能助长,否则别人有样学样,你叫人家怎么能睡得着觉”。

    ????说着从公文包里去处理一张照片,那是一张付洪全家福的照片,一家三口带着幸福的笑容,恍若还在昨天。

    ????“新洗的照片,贴身放好,留个纪念”。

    ????付洪将照片放入内衣,紧紧贴着胸口,泪眼朦胧。

    ????第二天早上,当看守所的民警发现的时候,付洪的身体已经冰冷,床上全是血,凶器是一张照片,死的时候双手紧紧的将照片抱在胸口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    ????照片背后血淋淋的写着一行字,‘善恶终有报,天道好轮回。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。”来世,还做警察,做一个好警察’。

    ????死因很明显,自杀。动机很明显,良心发现,羞愧而死。

    ????陶然之淡淡的看着贺章,目光算不上凌厉,但十几分钟目不转睛的盯着,贺章心里有些发虚,但老板没说话,他也只有很不自然的坐着。

    ????“贺章”,陶然之终于开口说话。

    ????“诶”。

    ????“这学期完你就可以毕业了,以后有什么打算”?

    ????贺章挠了挠头,“还没想好”。

    ????陶然之眉头微微皱了皱,“不读博了吗”?

    ????贺章低头避开陶然之的目光,读研,读博,然后留校,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人生规划,也是陶然之早就给他设定好的人生道路。

    ????“我想再看看”。

    ????“你想看什么”?

    ????“想看看那些书本上看不见的东西”。

    ????“看到了吗”?

    ????贺章点了点头,而后又摇了摇头,“看到了一些”。

    ????陶然之叹了口气,脸上流露出浓浓的失望。

    ????“短短几天,两个躺在医院,一个失踪,一个自杀,这就是你看到的”。

    ????“这样的新闻并不少,网上天天都有”。

    ????“贺章,有些事情看不到比看到要好,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,很早就把你看做是传承衣钵的人选。你天生是个做学术的好材料,为什么就不能踏踏实实做学问呢”。

    ????贺章鼓起勇气看着陶然之,“老板,正因为我想做学问才想看看真正的本质。要研究透微观经济的规律,企业行为的规律,必须要抓住所有因素变量,少了一个都不行。这些年,我研究资料,研究报表,研究心理,得出的结论是片面的,不准确的,甚至是错误的”。

    ????“老板,做学问要刨根问底直达学问的本质,要谨慎认真不能错过任何一个细微的细节,这是您教我的”。

    ????陶然之怔怔的看着贺章,这个听话的学生从来不会和他顶嘴。

    ????“贺章,我也教过你术业有专攻,不要跑偏,你只适合做学问”。

    ????“人生处处皆学问”。贺章昂起头,眼里竟是坚决。

    ????陶然之不明白陆山民到底给贺章吃了什么药,让这个性格内向柔弱的弟子变成这副模样,他有些愤怒,也有些心疼。

    ????“这还只是开始,连我都不知道事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,到最后,你可能会受到牵连。我不想看见我最好的学生受到伤害”。陶然之语重心长的说道,言语中透着浓浓的关爱。

    ????贺章摇了摇头,“老板,并不是前线战斗的士兵才需要勇敢,七十二行,每一个位置的人想做出成绩都需要勇敢。您说过,做学问当逆流而上攻坚克难,当有迎着子弹冲上去的勇气”。

    ????陶然之张了张嘴,本想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,但最终他没有说出来,这个时候说这些话有什么意义呢。

    ????“你大师兄和二师姐留在东海了”。

    ????贺章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”。

    ????陶然之苦笑一声,“陆山民把你们一网打尽,下一个就轮到我了,真是好算计啊”。

    ????见陶然之脸上满是失望和苦笑,贺章心里颇为难受。

    ????“老板,小师弟也是您的弟子,能帮的就帮一下吧”。

    ????“你回去吧,别忘了你的毕业论文,我不会给你开后门的”。

    ????贺章松了口气,起身朝陶然之鞠了个躬,“老板,我不会让您失望的”。

    ????学校已经开学,校园里再次热闹了起来,三三两两结伴而行,男男女女有说有笑。陆山民一早去见了陶然之,陶然之还是和以往一样,对他爱理不理,日常性的交代了些学习任务之后就打发了他。

    ????他也没有过多聊起其它事情,这个时候是陶然之心情最复杂的时候,需要一段时间慢慢消化,没必要自讨没趣。虽然何染说要强势的逼迫,但陆山民并没有照做,先不说陶然之这种学术老头儿大多脾气倔,吃软不吃硬,单单就因为他是自己的老师,也不能那么做。陶然之是聪明人,也是个有智慧的老人,他能想通的事情不用多说,他想不通的事情说了也没用。

    ????去了趟图书馆,中午的时候习惯性朝二食堂走去。当走到食堂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,苦笑一下,转身离开。

    ????“陆山民”!走出没几步,身后传来喊上。

    ????陆山民眉头微微皱了皱,转过身去,陈薇正朝他招手,一个寒假不见,又瘦了不少。韩瑶正站在她旁边,白色的羽绒服,蓝色的牛仔裤,眼神淡漠,看不出明显的表情。

    ????已经被叫住,自然就不能一走了之。

    ????陆山民走了过去,笑了笑,“新年快乐”!

    ????“新年快乐”!陈薇笑嘻嘻说道,瘦了一圈之后,陈薇其实挺漂亮,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。

    ????韩瑶没说话,继续前进走向食堂。

    ????陈薇显然还不知道两人的状况,好奇的问道:“你们怎么了,吵架了”?

    ????陆山民嗯了一声,没有做过多的解释。

    ????“瑶瑶这么好的女孩儿你还跟她吵架,你脑袋没问题吧。”

    ????“嗯,是我的错”。

    ????“是你错就道歉啊,这种事情还用我来教吗”。

    ????陆山民苦笑一下,“知道了,我会当面给她道歉的”。

    ????一顿饭,几乎都是陈薇叽叽喳喳的说话,陆山民偶尔回答一两句,韩瑶只是低头吃饭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    ????陈薇很快吃完饭,给陆山民递了个眼神,笑着对韩瑶说道:“瑶瑶,我有点事先走了,就不等你了”。

    ????“薇薇”!韩瑶下意识叫了一声,陈薇对她做了个鬼脸,快步走出了食堂。

    ????没有陈薇在,气氛一下子尴尬了下来。

    ????韩瑶放下筷子,起身直接离开。

    ????陆山民跟了上去,喊道:“瑶瑶”。

    ????韩瑶脚步停了一下,“请叫我的名字,瑶瑶不是你叫的”。

    ????陆山民尴尬的笑了笑,“韩瑶同学,我能请你喝杯奶茶吗”?

    ????韩瑶没有答话,朝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。

    ????陆山民缓缓跟在身后,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,一直到校门口的奶茶店。

    ????陆山民买了杯奶茶,递给韩瑶。

    ????“我一直想跟你当面到个歉”。

    ????韩瑶终于转头看着他,淡蓝色的眼睛又大又亮。

    ????陆山民微微低下头避开韩瑶的凝视,“对不起”!

    ????“然后呢,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”?

    ????韩瑶的眼中带着淡淡的泪光,她很伤心,很生气,这一个多月,每天夜里她都在想,她不想再见到陆山民,也想再见一见陆山民,她想过很多很多,如果陆山民再次找她复合,她该怎么办,是继续接受欺骗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  ????但是此刻,她发现她想多了,眼前这个男人连骗都不愿意再骗她。

    ????陆山民心里愧疚难当,“你是个好女孩儿,我不想再骗你”。

    ????“好!很好”!韩瑶淡蓝色的眼睛留下了眼泪,语气生硬决绝。

    ????说完大步朝马路对面走去。

    ????陆山民跟了上去,“我送你回宿舍吧”。

    ????“不用”!

    ????“我、”,陡然间,陆山民心里升起一股巨大的威胁感,猛然转头,转弯处一辆大货车呼啸而来,这里是学校区域,但是货车显然没有减速的意思,反而速度越来越快冲了过来。

    ????陆山民一把抓住韩瑶的手,“快走”!

    ????“你放开我,我不想再见到你”!韩瑶竭嘶底里大吼,愤怒之下爆发出极大的力量,竟然将手腕从陆山民的手里挣脱了出来。

    ????货车迎面而来,韩瑶情绪失控完全没意识到死神的来临。

    ????陆山民手上一轻,暗道糟糕,来不及细想,转身一把抓出,也不管抓到韩瑶什么部位,手上一用力将她扔了出去。

    ????“砰”!!!

    ????随着一声巨响,一道人影被货车撞飞出去十几米。

    ????重重落在地上,陆山民感觉到全身骨头都要断裂一般,五脏六腑也是一阵翻江倒海。

    ????货车撞人之后并没有减速的意思,继续朝着陆山民开去。

    ????陆山民心下警兆大起,来不及感受全身的疼痛,在地上一个翻滚,躲在了车下,避开了碾压而来的车轮。

    ????公路两侧的学生这才反应过来,发出一阵阵尖叫。

    ????韩瑶在地上滚了好几圈,趴在地上清清楚楚的看见陆山民被撞飞出去十几米,亲眼看见火车继续朝陆山民碾压过去。

    ????“不”!

    ????韩瑶猛的爬起来,使出全身力气朝陆山民跑过去。

    ????货车冲过去之后没有停下,继续疯狂的朝远方开去,很快没了影子,周围的学生回过神来,有的打110,有的打120。

    ????陆山民躺在公路上,即便他如今体魄强悍,但在大货车高速的冲撞之下,全身犹如散架一般的疼痛。

    ????韩瑶趴在陆山民身边,泪珠如雨般滚落,“不要,你千万不要死”。

    ????“呼”!!!“啊”!!陆山民呼出一口气,疼得脸色发青。

    ????“你没有死”!韩瑶又哭又笑,一把抱住陆山民,“别乱动,救护车很快就来”。

    ????“啊!!疼!疼!!”

    ????韩瑶放开陆山民,慌张的问道:“哪里疼,哪里”?

    ????“扶我起来”。

    ????陆山民扶着韩瑶的肩膀起身,缓缓运转体内内气,检视了一番体内,并没有受多严重的伤。

    ????“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,要不是我你不会被车撞”。韩瑶泪流满面。说着背身弯腰,“快,我背你去校医院”。

    ????陆山民揉了揉胳膊,安慰道:“没事,只是擦破了点皮”。

    ????“怎么可能没事,你,你飞出去那么远”。韩瑶焦急的说道。

    ????陆山民笑了笑,“真的没事”,说着走了两步,疼得汗水直流,“你看我的样子像有事吗”?

    ????韩瑶惊疑不定,他自然不会相信陆山民没事。

    ????很快有救护车赶了过来,医生现场检查之后,一个个像看妖怪一样看着陆山民,全身上下除了有些软组织损伤之外,连块骨头都没有裂。这个时候韩瑶才算放下了心。

    ????几分钟之后,警察也赶到了现场,了解了一番情况之后,说很快能抓住肇事者,一有消息就会通知他。

    ????韩瑶扶着陆山民坐在学校石凳上,一直默默的流泪。

    ????“你怎么那么傻,我又不是你什么人,为什么要为我拼命”。

    ????陆山民自嘲的笑了笑,“可能是因为我的良心还没有完全泯灭吧”。

    ????韩瑶泪眼婆娑的看着陆山民,“你骗我是逼不得已,是吗”?

    ????陆山民淡淡道:“这世界上没有什么逼不得已的事情,逼不得已更多是借口或者想走捷径,选择在自己手里,哪有那么多逼不得已”。

    ????“山民”。

    ????“嗯”?

    ????“你一直都是个好人,我没看错”。

    ????陆山民尴尬的笑了笑,这句话从韩瑶嘴里说出来,感觉有种讽刺的味道。

    ????“我是说真的”。见陆山民怀疑的眼神,韩瑶解释道。

    ????陆山民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,“我可以理解我你原谅我了吗”。

    ????“嗯,”韩瑶点了点头。“我爸跟我说了些关于你的事情,我愿意帮你”。

    ????“瑶瑶、、、、”。

    ????韩瑶擦了擦眼泪,“你别误会,我只是想帮你,没有非分之想”。


    本站域名变为??www.bxwx666.org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